海鱼

晋江小透明姜绾莞,全职王者乙女cp都写,龙族楚你,凹凸写乙女,cp向主all凯all。

“有幸识你。”

「凹凸乙女」心剑游龙

前言避雷:emmm女主设定是安迷修的师姐,叫叶殊,安迷修习惯性喊师姐,但女主喊名字喊习惯了。

西山聆雪和弱水是藏剑95级大橙武,也是女主生前用过的武器,故人所赠。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游戏人物,她生于大唐,死于安史之乱。女主教养挺高的,素质也很好,关于剑法和修身养性的理解很多,对安迷修帮助很大,安迷修和她的默契也很高。

最重要的是,战斗力算是max,逼格也高(???`?)

因为女主,所以我的安迷修大概是阳光又绅士的吧,不太纯情!!!毕竟都成年了(。)

晋江首发,作者也是我,荆棘因为大纲改变又要大改,所以断更。

——拉线正文——

当知道安迷修选择骑士道时,我很吃惊。要知道,八美德和守则对于一个几岁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晦涩难懂了。我怕他理解之后,呆板、刻意的去模仿,变成一个迂腐的骑士。

在他说完之后,我捧着他的脸,一字一句的、认真地说。我说:“安迷修,如果你选择骑士道,请你一定要记住。八美德与骑士守则只是用来修身养性的,你不必完全遵守它,那样太过于迂腐。你要记住,——你心所站定的方向,他的对立面,就是也要打败的。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也没有觉得的善恶,一切的一切,都有你自己决定。”

“不管你听没听懂,请一定要记住,一定。”

他有些迷茫,这对于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实在是难以理解,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笑嘻嘻的给了我的脸颊一个亲亲,充满活力地说“记住了”。

我花了好长时间才习惯这里的习俗和语言,实在是与大唐有着太大的区别,直到现在还有些别扭。但总归还是习惯了。练剑我也从未停止过,但这里的剑太轻了,弱水比这个重多了,倒是西天聆雪与这差不多。

十八年,不长不短,算得上是我上辈子的一半,也就一眨眼过去了,而安迷修已经十九岁,导师直接把我和安迷修丢进飞船将我们送去参加凹凸大赛。

实在是吵,吵的要死,但好歹安迷修经过十多年的培养,最基本的素质还是有的。我转过头望着他,他正看着我,见我也望着他,朝我笑笑,露出了一口大白牙,却又转瞬即逝,恢复了他的温和绅士外表。我好笑的弯起眉眼,掐了掐他的脸,以当消遣。

他也不恼,就任由我捏着。唉,这孩子呀,当年还有几分活泼,如今越来越难看见了,就算有,也不过几秒。

凹凸大赛。我默念着这四个字,心里稍微有些忐忑,或许它很残酷?胜利总是用鲜血换来的,这背后的黑暗不得而知。

……说实话,我很害怕它是一个黑赛,暗藏着肮脏等负面东西。

可是时间容不得我想这么多,我和安迷修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准备去领所谓的“元力武器”。

突然骚乱响起,我看了一眼源头,再回头看看安迷修,有些疑惑:“安迷修,大赛允许这么小的人参加吗。”个子不到一米六五,实在是有点矮了……

“师姐,只要报名就都可以参加的,你不知道吗?”他笑着回答,语气微微上扬,声音带着成年特有的磁性,异常好听。

我“啊”了一声,表示明白。其实排队也就几个小时,不长不短,一下子就到我了。我翻阅着说明书,点下了确定。

“正在为您匹配最佳元力武器与元力技能,请稍等(˙▽˙)!”

映入眼帘的,赫然了然。我最为熟悉的、朝朝夕夕陪伴着我的——西山聆雪和弱水。我的呼吸停滞住了,心里大骇,却又不得不接过。

“谢谢。”

我的脚步异常沉重。安迷修有些疑惑的看着我,想问几句,却欲言又止,我的脸毫无笑意,只有死寂。我想要哭出来,却又不得不将它打入腹中,而心中的苦楚不得倾诉。我回头看着那凹凸大厅,沉默半晌,片刻,低低的笑了起来。

我开口说:“走吧,安迷修。”

导师到还真的是放的下心,让我们参加这种比赛啊。这场旅途前方,是未知,是危险,是生死与共,也是逆天改命。

我们能活下去吗?我这样问自己,太过残酷而失去人性的比赛,我能活下去吗?

谁知道呢。

“目标是哪?”

“嗳,师姐您决定就好了。”

废物喵喵RIEN:

自重各位


别再逼着太太退圈了


糖分——菳:



可以说相当给他们的cp的招黑[微笑]




盐渍虫豸:







好了废话第三条,我真是憋不住了。








看不惯这堆废话的就取关我吧……不好意思发了这么多废话








补充一下这条可以转载!!然后!不要因为这条fo我!!!!








我求求你们,不要在向官方和声优那边问cp,你喜不喜欢xxx,你有没有看过某某同人画手/写手各种了。








今晚张老师一直在打圆场没听出来吗?








老师太温柔了。








我就说一句,你们问老师看不看喜不喜欢吃不吃什么cp,想要他回答什么呢?








老师说不吃,那你心里高不高兴?








老师说吃,别人心里高不高兴?








然后他不管怎么说总有一群人:啊怎么这样粉转黑。








那你让他怎么办呢?








你问的这个问题让他只要稍微回答错一点点就会引来一堆黑子。








所以他一直在打圆场。中途说那么多关于去微博上找了大家画的安迷修,点开来发现是车,发现不是去幼儿园的车,幸好能自行选择下车。我只是想找对我角色理解有帮助的,没有帮助的,那我就不看了。








大家是不是觉得很好笑很好玩,是的老师很幽默。








在哈哈哈的同时也想想老师其实并不是想说他去看车这件事,他是想委婉的表达他并不关注CP这些东西,他关注的是安迷修这个角色本身。








讲句公道话,声优给角色配音去看同人作品是很正常的,看看大家理解的角色是什么样的,他想看的是角色本身,而不是他配的非耽美向作品的男角色和别的男角色谈恋爱。








反复提到读然老师的事。读然老师是凹凸圈内非常有名的画手,画的好画的快,单人图画的也多,脑洞大,各种梗很有趣。即使不是CP粉看了也觉得很有趣很喜欢是很正常的事。并不是说张老师反复提了读然老师就是吃AL,请理智思考。也不要因为张老师提了读然老师就反复安利别的CP向画手和文手……








然后就是总是有人跑到官方那问“XXcp是不是官配”“XX是不是喜欢XX”“XX是不是腐女”








我问你们,你们想让官方怎么回答???????








官方说是还是不是?????








都特么招一群黑。








凹凸世界是少年漫,不是耽美!!里面除了明确提到的设定之外其他都是ooc!!!!都是自己脑补的!!








求求你们了,别再让官方难做了。








你们问的这些问题真的很难回答,偏偏还一群人毫不自知地拼命问拼命让官方和声优难做。








然后,有些说官方角色ooc,自己的才是真的的人。








我那个……从未见过如此奇葩,谢谢您让我大开眼界
















说这么多,就是想说,咱们萌CP自己萌自己的好吗……官方和声优看到开个玩笑也没什么,不要当真好吗……不要反复去找存在感,大家都知道不可能的不存在的()理智一点





轻纱绾妆:

啊这不是我吗?!!

三花豚🌸: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废话】强行安利《铁甲威虫骑刃王》

算是安利,着手写一下乙女或者cp向也说不定哟。

好鳜鱼:

步摇McC:







  




  其实这篇只看标题就够了,感谢你愿意点开看看这个傻子到底在讲什么——或者说在吹什么。




  大概是五年前的动画了,讲一群虫子飙车闹出来的幺蛾子。是蓝弧的作品,王巍负责导演编剧OP、ED填词等等,于是质量肯定是有保证的,算是认认真真讲了一个拼搏努力和亲情友情爱情(?)羁绊的故事。




  害怕虫子的姑娘们用不着担心,因为虫子里面可怕的不是虫子是蛤蟆2333,虫子反而好看得让人喜欢。蓝弧擅长做大铁块一类的机械,刚好就把大铁块的概念运用到虫子的甲壳上,毫无违和感;而虫子的设计就非常棒了,看过虫子的原画概念设计,虫子的建模算是很还原了,帅气的帅气、漂亮的漂亮、可爱的可爱。




  在这里有必要讲一下主角,虫子的主角是我印象里国动最乖巧最认真最不搞事的主角,和朋友聊了一下大概也都是这么个想法。扯一点别的国动,白糖贱萌、喜欢搞事,金中二、喜欢搞事,麦当热血、喜欢搞事,总之似乎如果不热衷于搞事就没有办法推动情节发展;但是,星仔他,一点也不搞事!




  看完那么多主角乐此不疲前仆后继地在搞事的大路上狂奔之后,星仔这个认认真真干活、本本分分飙车,还有点儿一根筋和天然呆的纯情小男孩,简直是天使好吗!




  其他的角色也各有特点,简单来说,人物虽然多但是形象鲜明。为了防止我个人的主观判断给角色贴标签,这里就不一一点明了、希望大家自己去发现心动的角色!一般来讲,判断一部国产动画好不好,可以看它的女性角色塑造得怎么样,理由有点儿田园女权说了怕被掐,就这样吧。虫子的女性角色塑造非常棒,纹纹的纯真善良、飘飘的执着可爱,都表现出来了;飘飘通过自己的努力做了队长的剧情我真的很想给王导唱赞美诗。




  对于感情的处理方面,特别好,特别好。虫子的感情线可以说是非常搞事的,单是原作的bg线都能扯出来一堆账,在这里先心疼绿云金甲。不过看下来的话会觉得各种cp适配性都非常好,非常好!(我这里先吹一下双钢骨科骨科非常可爱希望大家入教好方便我白嫖)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特点和故事,也有很多可以挖掘的梗,脑补一下就觉得非常甜蜜非常美好,甚至还想飙车。




  打斗和特效我就不废话了,看过蓝弧作品的都知道蓝弧爸爸的动作戏是多震撼。这里想强调的是,这是蓝弧爸爸五年前的水平,划重点,五年前的水平。五年前的水平放到今天也足够看的。




  剧情像阿某太太说的那样,中规中矩,——个人意见是在蓝弧的作品里算是中规中矩的,而蓝弧作品的剧情在国动里算是中上等的。蓝弧喜欢搞事,在虫子里反而收敛了一点儿,算是比较励志和治愈的子供(?)番。叙事风格是一贯的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不强行加戏,各种伏笔水到渠成一口气下来没毛病!除了最后魔王的便当方式让我懵逼了基本上没什么太大槽点——淦,几年后在我追《RWBY》后看到几乎同样的场景内心是何等卧槽。




  突然想起来安利是因为最近看到太太在刷这个。作为一个零几年就入蓝弧教的脑残弧吹,看到这么好的作品被埋没真的很可惜,不想珍珠蒙尘,不愿钻石积灰,于是过来挖一挖蓝弧爸爸五年前的老坟。事实上官方的说法是第二部已经有了模,但是没有启动,应该还是资金问题吧,太可惜了,如果放到现在……没有如果,事实就是这么残酷,认认真真做出来的优秀作品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境况。




  总之……谢谢你愿意看到这里。哪怕有一个人因为我这些废话愿意去看一看《铁甲威虫》我都会感激不尽。当然了如果入了蓝弧大坑就更好了,蓝弧的所有作品都非常优秀非常好看,希望有更多弧吹。爱你。




  




  




  三鞠躬。








附上b站链接:点我看虫子飙车激情视频


||王者荣耀||瑜香小日常.无题.


           世人都知那孙家的孙大小姐是个不好惹的主,皮的要死,还特别的骄狂。

           今日孙尚香本着游山玩水的目的,偷偷摸摸的从府中出来,东张西望的瞧着,颇有几分贼样,或许不知道的以为在躲避追杀呢。她左顾右盼没有看到熟人,长舒口气,大摇大摆的在街上晃悠。

           今个儿不玩个尽兴绝不回去!嘻嘻!

           一身绿衫分外惹眼,双手交叠放置后脑勺,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毫不在意别人认出来。孙大小姐的脾气江东皆知,可没有哪儿个敢往枪口上撞的。

           因为太好奇没看路导致撞上一个人的胸膛,眼前一黑,孙尚香有些恼怒,脚向后退几步,娇纵大声道。

            “何人敢拦我孙大小姐的路!可是没长眼睛!”

           “哦?”

           熟悉的嗓音传入耳朵,孙尚香心下大惊,膝盖微蹲准备翻墙逃跑时却被来人摁在怀里,于是盘算着结果,于是有些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小姑娘在他怀里哼哼哧哧了几秒,声厉内荏的喊着他名字,撒着娇。

            “周公瑾——!”

好吧,是我。

·谷雨:

是我了老铁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随意)

||全职高手同人||荆棘道路③<all你>

赤井空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不满的抱怨,有些厌烦的皱了皱眉,勉强睁开眼睛,嘟嚷了一句:“……好烦。”

声音戛然而止。

她勉强撑起身子,抬眸看向他们,揉了揉太阳穴,轻轻开口:“难道不知道休息一会儿保持精力活下去吗?”

黄少天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抱歉抱歉吵醒你了……”停顿了一下迟疑地问,“伤没事吧?”

赤井空平静地说:“多谢关心,还好。”缓缓站了起来,拍了拍衣物上不存在的灰。“感谢刚才了。”

“不用。”望向声音的来源,一位银色长发、身着长袍、模样像极了传说的精灵族的男子,他的声音极其好听。“既然都是被传送过来的,我想目的应该都一样。”赤井空歪了歪头,眼眸微弯,轻笑了一声,向他伸出了手,然后又收了回来:“那么,合作愉快。”双手环胸,倚在墙上,“现在的话,可以劳烦说一声职业了吧?”

“术士喻文州,请多指教。”喻文州笑了一个,“另外一个是剑客,黄少天。”

她微微诧异,“抱歉将你们的职业说错。细剑使,赤井空。现在,请喻文州大概解释一下情况。”

这名字,听着有些眼熟。

“如你所见,大概就是属于穿越。”喻文州欲言又止,“……可是我试过了,无论怎样,就算到了通关的条件,系统也不会让我们离开。”

“BUG?我看大概不是。”赤井空微眯眼睛,扯了扯嘴角,“你们是电竞圈的?玩荣耀?”土屋好像跟她提起过。

“大概不是,我总觉得……有些巧合。”喻文州沉思,随后又有些惊讶,“你知道?”面前这个少女怎么看也不像是玩网游,反倒更像是个绩点很好的大学生。

“嗯,听人说过。”赤井空打了一个哈欠,有些懒散,她揉了揉眼睛,又接着打了一个哈欠,“训练的时候休息了一会……才出现在这?”电竞圈中较为有名的两位,那么……

其他的可能也会到的。“我相信还会有人来的,如果只有三个人,那么接下来,姑且称之为魔兽吧——魔兽潮,我们无法抵抗。”

“赤井妹子,我觉得你的猜测要是正确的就好了……”黄少天守了一个晚上,实在有些困,他絮絮叨叨着,蹲在墙角画着蘑菇,“不行太无聊了没有小卢陪我说话真的是快闷死了……”

“系统提示:离开安全室,躲避魔兽潮。”

     ……

     赤井空好想打自己一巴掌,你妹啊我刚说完这仨个字你就来?

当即立刻爆出一句话:“跑!”迅速拔出细剑明瀚流,撞出门外。黄少天更是在“跑”字爆出之后睡意全无,一大段话从口吐出:“卧槽了又来!!!我昨晚都没睡好啊!今天又来了这些东西吃饱了没事做啊!真是日了狗了日了狗了日了狗了!……”

一个白色的影子扑向赤井空,赤井空条件反射般躲避了一下。只一秒,她就意识到了不对,她后面是……血薄蓝多的喻文州。

上挑!黄发身影瞬间瞬移过来,一招将白色影子瞬间浮空,近看才发现是一条银色的狼。赤井空没有留情,朝他点了点头,一记横斩,将银狼斩成两段。顿时,血溅了一身。她竭力忍住恶心的感觉,可脸色还是有些苍白。

黄少天看了也皱了皱眉。

这不是网游,可以飞着走,如果真要飞,极有可能被摔死。赤井空拼命的奔跑,眼旁的景物飞速掠过,可她还是不觉得快。

没有时间了。她停了下来,喻文州和黄少天也停了下来,有些疑惑的看着气喘吁吁的赤井空,等待着她的下文。

嗷呜——!一声嘹亮的狼嚎划破天际,后面紧接着是窸窸窣窣的声音。她苦笑:“前面是狼群,我想……我们得准备了。”身上的血早就随着洁净效果消失,可身上还是有股血腥味。

怦、怦、怦。心跳越来越急促。

她说:“喻文州,黄少天,准备大战一场吧。”

不行,就算是扛着刀,全身是血,也要突破重围。哪怕在现实病死,她也不会死在这,也不可能死在这。

那就抗争吧,那就抗争吧,总会取得胜利的。

她昂起头,忽然就笑得灿烂。

“――来吧!”

【素材】关于韩信的诗

酒歌:

李和煊:



秦慈晓寺:







我只是百度的搬运工








素材供用








“始知真国士,元不论群情”出自清周永年的《吊淮阴侯》 
《吊淮阴侯》 
--清·周永年 
一市人皆笑,三军众尽惊。 
始知真国士,元不论群情。 
楚汉关轻重,英雄出战争。 
何能避菹醢,垂钓足平生? 

韩信庙》 
--唐·刘禹锡 
将略兵机命世雄,苍黄钟室叹良弓。 
遂令后代登坛者,每一寻思怕立功。 

《题韩信庙》 
--宋·钱若水 
筑坛拜处恩虽厚,蹑足封时虑己深。 
隆准若知同鸟喙,将军应有五湖心。 

《韩信》 
--宋·张耒 
登坛一日冠群雄,钟室仓皇念蒯通。 
能用能诛谁计策,嗟君终自愧萧公。 

韩淮阴侯庙》 
--明·袁祟焕 
一饭君知报,高风振俗耳。如何解报恩,祸为受恩始。丈夫亦何为,功成身可死。陵谷有变易,遑问赤松子。所贵清白心,背面早熟揣。若听蒯通言,身名己为累。一死成君名,不必怨吕雉。 

过韩侯岭题壁》 
--清·袁保恒 
高帝眼中只两雄,淮阴同士与重瞳。 
项王已死将军在,能否无嫌到考终。 

《淮阴侯庙》 
--清·包彬 
鸟尽良弓势必藏,千秋青史费评章。 
区区一饭犹图报,争肯为臣负汉王。 

却过淮阴吊韩信庙》 
--唐·李绅 
功高自弃汉元臣,遗庙阴森楚水滨。 
英主任贤增虎翼,假王徼福犯龙鳞。 
贱能忍耻卑狂少,贵乏怀忠近佞人。 
徒用千金酬一饭,不知明哲重防身。 

《韩信庙》 
--唐·殷尧藩 
长空鸟尽将军死,无复中原入马蹄。 
身向九泉还属汉,功超诸将合封齐。 
荒凉古庙惟松柏,咫尺长陵又鹿麋。 
此日深怜萧相国,竟无一语到金闺。 

《韩信庙》 
--唐·许浑 
朝言云梦暮南巡,已为功名少退身。 
尽握兵权犹不得,更将心计托何人。 

《韩信庙》 
--唐·罗隐 
剪项移秦势自雄,布衣还是负深功。 
寡妻稚女俱堪恨,却把余杯奠蒯通。 

《韩信》 
--宋·黄庭坚 
韩生高才跨一世,刘项存亡翻手耳。终然不忍负沛公,颇似从容得天意。成皋日夜望救兵,取齐自重身已轻。蹑足封王能早寤,岂恨淮阴食千户。虽知天下有所归,独怜身与哙等齐。蒯通狂说不足撼,陈豨孺子胡能为。予尝贳酒淮阴市,韩信庙前木十围。千年事与浮云去,想见留侯决是非。丈夫出身佐明主,用舍行藏可自知。功名邂逅轩天地,万事当观失意时。 

《韩信》 
--宋·王安石 
韩信寄食常歉然,邂逅漂母能哀怜。当时哙等何由伍,但有淮阴恶少年。谁道萧曹刀笔吏,从容一语知人意。坛上平明大将旗,举军尽惊王不疑。捄兵半楚潍半沙,从初龙且闻信怯。鸿沟天下已横分,谈笑重来卷楚氛。但以怯名终得羽,谁为孔费两将军。 

咏淮阴侯》 
--唐·王珪 
秦王日凶慝,豪杰争共亡。信亦胡为者,剑歌从项梁。项羽不能用,脱身归汉王。道契君臣合,时来名位彰。北讨燕承命,东驱楚绝粮。斩龙堰濉水,擒豹僭夏阳。功成享天禄,建旗还南昌。千金答漂母,百钱酬下乡。吉凶成纠缠,倚伏难预详。弓藏狡兔尽,慷慨念心伤。 

《书淮阴侯传》 
--唐·罗隐 
寒灯挑尽见遗尘,试沥椒浆合有神。 
莫恨高皇不终始,灭秦谋项是何人? 

题淮阴侯庙》 
--唐·韦庄 
满把椒浆奠楚祠,碧幢黄钺旧英威。 
能扶汉代成王业,忍见唐民陷战机。 
云梦去时高鸟尽,淮阴归日故人稀。 
如何不借平齐策,空看长星落贼围。 

《淮阴侯》 
--宋·黄庭坚 
韩生沈鸷非悍勇,笑出胯下良自重。滕公不斩世未知,萧相自追王始用。成安书生自圣贤,左仁右圣兵在咽。万人背水亦书意,独驱市井收万全。功成广武坐东向,人言将军真汉将。兔死狗烹姑置之,此事已足千年垂。君不见丞相商君用秦国,平生赵良头雪白。
















欢迎收藏,有待补充





||全职高手同人||荆棘道路②<all你>

突如其来的吼声让赤井空身形一顿,朝声源望去,正是二楼杂物间没有除掉的魔物。

上身人形,下身蛇形。

……wait!这是一个什么鬼?!赤井空内心是复杂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出来吓人这种习惯可不好啊。

黄少天在转过身时已经懵逼了。

#论能让黄少一秒安静的绝招##能让伪面瘫女主内心戏十足的魔物#我们这里都有。

早在赤井空内心吐槽的时候,那人面蛇身的魔物早已向喻文州扑了过去,快到赤井空根本来不及拔剑相救。

“诶诶诶你把本剑圣当什么了我怎么可能让你伤害队长呢对吧队长是不是?”黄少天絮絮叨叨的将冰雨再次拔出。

三段斩。

一记横斩,一记下劈,一记上挑,衔接极快。魔物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一招,被剑气逼得退后几米,身上的伤口结了一层冰霜。

“哎队长你没事吧?”“少天,我还好,只是这怪有些蹊跷。”

平白无故出现的魔物,和熟悉的系统,赤井空好像明白了什么。

好像,是穿越到某一求生系统?

……你妹。

等等歪楼了我们继续回到打魔物得身上。

见两人不好对付,将目标转移到了唯一一个女性身上的魔物,一瞬间就做出了反应。速度之快,只看到残影。

“呐,很可惜,你选错了对象。”将断残流拔了出来,赤井空微微一笑,她轻盈一跃,一个后空翻踢向魔物,然后举起双剑,大喝一声。

音速冲击。

     “?????卧槽卧槽!这不是光美吗????这妹子的力量属性也忒可怕了吧!”

     ……黄少原来你这么有少女心看光美呀。

然后黄少天和喻文州只看到刀光剑影白衣残影与“乒乒乓乓”的声音。

     赤井空的剑出鞘,寒芒闪过,眼眸微眯,剑与它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叮当”声。虎口被震的微微发麻,柳眉微蹙,手腕一翻,上挑,招式愈发凌厉干脆。

     她吐出胸口的闷气,放下胸中大石,微眯眼,将剑举过头,狠狠刺下。

“……这比‘SAO’难玩多了啊。”她的脑子浑沌一片,嗡嗡作响,“看戏的两人,麻烦扶我一下。”

“唉唉唉好好好。”黄少天回过神,暗自懊恼刚刚不应该发愣,上去帮忙兴许就不会这样了,这样的行动速度大大降低。

稍微好了一点后,才不去接着黄少天的力量站立。

机械的女声回荡在她耳边:“系统指示:离开大厦附近,找到安全室,躲避危机。”

赤井空愣了一下。什么意思?明明已经除掉了那只魔物,可为什么危机还没解除,那么只有一点——

这附近还有不少魔物。

终于意识到这一点的赤井空踉踉跄跄的拉着黄少天和喻文州跑了起来,喊了一声:“快走!”——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黄少天听了云里雾里,却还是遵从了赤井空的命令。

他小心翼翼的将赤井空靠墙放置,呼出一口气,不停的抱怨起来。

“队长真的是运气背死了我在想我们是不是被张佳乐那个幸运E附体了竟然遇到了穿越这种事?穿越也就算了吧可竟然还降级害得我大招都使不出来了!使不出来也就算了吧可系统竟然没有地图本剑圣要被气死了balabalabala……”

喻文州扶额:“少天,安静……”

还有,黄少,你这么黑张佳乐,真的好吗?

||王者荣耀同人||千古<亮昭短打>

他在风雪中依稀可以看见一个身影,她从风雪中缓缓走来,步伐不急不缓。她敛着眉眼,头微微低着,手持法杖,姿态悠然。

她缓缓睁开眼,淡然启齿,抬眸望他,冰蓝眸子毫无波澜。

她道:“敢问贵客远驾而来我北夷之地,可谓何事?”

便是那一刹那,诸葛亮被满眼的风雪迷了眼。寒风凛冽呼啸而过,他不为所动,眼里仿佛只有一个她。

他微微欠身,笑道:“自是为起源之地而来。”

其他的目的,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