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远

杂食BG向和各种原著向友情向,爱跳墙头。

慎远,幸会。

「铁甲威虫」向死而生

人鱼paro.于剧组一起整理而得。

竹叶青:人类,为海洋研究院院长(对外说是保护海洋动物)十年前,他的部下『魔鬼队』发现消失已久的人鱼踪迹,害死了赤焰七星,钢千翅,铠甲神,苗纹纹的父母。

「魔鬼队」:成员为魔王,蜘蛛夫人,嗜血,金刚,均为人类,且崇尚暴力、血腥美学,效忠于竹叶青,后均无生还。

「高科技队」:成员有紫云金甲,青飘飘,钢甲炮,铜角王,均为人类。紫云金甲为前任队长,后转位给青飘飘。

「圣兽队」:成员为赤焰七星,苗纹纹,铠甲神,钢千翅。赤焰七星、苗纹纹、钢千翅均为纯种人鱼,铠甲神为人鱼与人类混血。

至于钢甲炮为什么是人类,会写。

故事情节梗概:青飘飘在参观父亲的水族馆时,误进了一间房间,目睹了她爸爸是如何残害一条活生生的鱼命,她不敢相信,独自一人坐海岸边哭泣,却遇到一条呆萌的人鱼『赤焰七星』。这让两个孩子慢慢萌生一种好感,年幼的青飘飘一直守护着这个秘密,有一天青飘飘在去找赤焰七星的时候,被青梅竹马的紫云金甲看见。紫云金甲勉强答应青梅保守这个秘密,不料最后还是被竹叶青发现。

大概会在暑假填坑凹凸与斗罗,然后准备开全职。
……填坑路漫漫。
晋江害我不浅。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尽管在这个赛季里我们的确有遗憾,但这绝不能成为阻拦我们蓝雨前进的步伐。――有缺陷,有遗憾,也会有惊喜,这才是电竞本身最为吸引人的地方。

“今年不可以,明年、后年,我们都会如此坚持下去。蓝雨本身不会止步于此,她的未来在更高、更远的地方。”

年轻的蓝雨队长是如此说到,尽管第八赛季不是他们的主场。

我希望你们可以正确对待蔡居诚这个人。

他不是小甜甜,是一个落魄的藏起獠牙的猛虎野兽。

强烈安利楚留香乙女的白鸽,文笔和文风没的说,喜欢得紧。
那种由内而外的,都是致郁。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m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如果实在看不懂,请点这里看视频教程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红袖添香

楚留香x李红袖,不喜勿入,典型来过爱过,刀。



“请告诉他。”

这是华山唯一一次哀求,她不奢求别人能够记住她,至少有一个人就好了啊,她不求他能记住她,真的不求,只要传达了这份心意也就足够了啊。李红袖张了张嘴,只是无力地摇了摇头,苦笑道:“姑娘,你好生歇着吧。”

她帮不了。

又是一个,李红袖想,楚留香到底有什么魔力,处处沾花惹草招蜂引蝶,偏偏有无人骂他,还得了个踏月留香的盗帅美名。这满江湖的,传奇中有楚留香,风流韵事里也有楚留香,到哪儿都有楚留香。

她闲着无事做做女红,恍惚间听到有人传“下个月楚留香将与麻衣教圣女成婚”,失了神,便一针扎进了指尖肉,血珠便也出来了。

还多的过往,也抵不过呀。她低低的笑出了声,又继续专心致志绣女红了,两个香囊,大红色的,镶着金边,十分喜庆。

过了一个月,华山的姑娘也好了差不多了,李红袖问她是否要去,姑娘冷着一张脸,端着华山的架子回绝:“我还有事,算了吧。”

李红袖叹道:“他也不过你人生过客,你何必如此在意。也不知你日后会如何摆脱这心魔的,我也只叹,痴儿、痴儿,真个痴儿!你此生无法得到的又何必去追求,苦了不说,还折磨了自己,得了些什么好处?我也曾如此,却也是曾。现在忆起,却如同另外一个人所度过的一般,爱、恨、嗔、痴,都化作灰烬。你我皆为此局中的俗世人罢了。傻子,你放手,不如就此别过,也算一生。那情爱结果的对与错已经无所谓,我都已经不再计较,你也莫在纠缠,免得这因果先越扯越杂,剪不断、理还乱了。”

姑娘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她就这么走了。

李红袖与她背道而驰,带着喜帖赴约去了,她手里拿着那两个香囊,准备送与这对新婚夫妇。楚留香见了她,对她笑笑朝她走来。

楚留香道:“我没想过你会来……怎地今日来这么早。”

李红袖将香囊递与他,淡然一笑道:“楚留香大少年今日大婚,不来是真的没道理呀。”

楚留香一愣,没有答话,只是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李红袖看着他这副模样,掩嘴“噗”的一声笑出来了。楚留香接过香囊,涩声道:“红袖有心了。”

上一次这么喊他,也是许久前了。


李红袖笑得弯了腰,却忍住笑道:“楚留香大少爷,除了宋甜儿外,别人就不能顽皮一下么?”
楚留香拍着身旁的甲板,道:“乖乖的坐下来,陪我晒晒太阳,讲个故事给我听,要开心的故事,要有快乐的结局,这世上的悲惨之事已够多了。”
李红袖咬着嘴唇,道:“我偏不坐下来,偏不讲故事,我也不要晒太阳……这见鬼的太阳,晒得人头晕,我真不懂你为什么喜欢太阳?”
她说“偏不坐下来”时,人已坐了下来,她说“不要晒太阳”,却已在阳光下伸展了双腿。


楚留香转身欲走,回忆的潮浪却将他打翻在原地,他狼狈不堪、手足无措,眼前只剩李红袖明晃晃的笑。李红袖却又忽地不笑了,她推了推他,嘲笑道:“楚大少爷!你莫不是被我两个香囊感动坏了吧!去去去,今日可够你忙了!”

楚留香这回是真的说不出话来了,转身离开。他却又顿住脚步,开口道:“……我来过、活过、爱过,也仅仅是如此了。”

李红袖收了脸上的笑,就这么望着他的背影,朝着南方走去。这一眼就足够了,李红袖想,可她偏偏又难受的很,不知道怎么说。于是她小声说道:“我心悦你,你说的没错,这一生来过、爱过,也就知足了。”


许墨是什么人?

是披着温润如玉的皮下的野狼,更是狼群中睥睨天下的万兽之王。你永远不会知道在这幅皮囊之下藏着的是什么,直到某一日他尽数拿给你看。

是渗透到骨子里的狠,是以天下万物为棋的气魄,是融入血液其中的狼子野心,是步步为营,更是、不择手段。

可你偏偏就是喜欢。那个许教授而非真实的他,只有这画在黑夜里的、长于暗夜中的孤狼,是一击致命的,不可忽视的存在。

连同他想要的,和你的命,都要刻在他的白骨上、命运之书里。

迟迟不重补魔道的原因是因为ky太多。

良辰美景

原随云份的,清明节左右,很合适,开放式结局。

不喜勿入,我流。有人说原公子纯情……人家是蒙了。这原公子对暗香感兴趣呢,暗香来个出其不意下手而已(。)

 

原随云

江湖上传言原公子文武双全,才高八斗,而且温文尔雅,品性敦厚,却是个瞎子。暗香想,放他的狗屁,只一眼露出真面目来,便是教她汗毛竖起。

那是独属于有野心之人遇到威胁时才会露出的表情。尽管只有一瞬。可要命的是油腔滑调花言巧语确实不少,将之前的少侠骗得团团转,找不着北。

而现在——一把刀架在了原随云的脖子上,而原随云丝毫不为所动。红烛摇曳,光影交错之间他轻笑,说道:“我忍了许久,你终于……动手了。”嘁,暗香哼了一声,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她俯身在他耳边说道,似是谴责,似是调/情:“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呀?原公子,你好狠的心!”

她嗤笑,笑他泰然处之,——也不晓得公子打得什么算盘,竟也不躲上一躲?

原公子轻摇折扇,面上一派风轻云淡,只说三字:“我不必。”然后在她微微错愕之际,一举撕下她的人皮面具。

暗香霎时沉了面,她将刀飞快收起,起身欲从浓浓夜色中遁走,却不想原随云一把抓过她,她竟从他眼中看到了火,像极了她曾经放的火,熊熊燃烧。不过是一点对于未知的兴趣而已,她想。

但他们僵持着,只有沉默。

半晌,她自嘲,这乱世里我不谓情爱,能给你的也不过昭昭野心,人总是自私的, 原公子,这风流韵事,还是莫来找我了。

原随云松开手。

“江湖传闻‘暗香者,于午夜带香而来,于月下裁决众生,以血、还血,以杀、止杀’,”他说道,“你如今惹上我,还不小心勘破我的秘密,我岂能让你走?”

必须留下,哪怕现在不行,以后也必须留下。更何况你与大名鼎鼎的楚留香为伍,我又岂能放你走呢?原随云道,你倒是不如以前决然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不过见着了一个漂亮皮囊罢了。”暗香说,“香帅欲来,他的事我自不会插手,因为我知道他的能力,如此你大可放心。”只过了一会,她又说道:“我以为原公子贵人多忘事,相忘于江湖不好吗?”

原随云笑笑:“岂敢?趁今晚花好月圆,不如叙叙旧?”

——!暗香警惕,好家伙,一开始就不打算让她走。

若要说仙君堕入凡尘,此话绝没人当真,包括她在内。可原随云不是什么仙君,尽管外在是个气度不凡的仙人,她也恶劣的很,巴不得他堕入凡尘。于是偷香而去,道一句:“这一吻也算给你啦——告辞!”

她的眉梢似刀,生生的撕裂了他的伪装,然后再一击致命,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大卸八块。于是在席卷而来的风暴里携着她的轻吻,在末日来临时灭了他的嚣张跋扈;吻烙在了心上,烫、烫、烫,灼的原公子心尖发颤,灼的原公子手足无措,再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只觉得风情万种,然后此番良辰美景、暮暮朝朝,竟是磨灭不掉了。

她这番离去,他没有阻拦。



意识流,放飞自我